自闭症青少年的自我概念与自我接纳

2013-03-10

自闭症青少年的自我概念与自我接纳王意中 (临床心理师)

“我有亚斯伯格症,我不好意思看你的眼睛,请别介意。请你不要离我太近,这样会让我不自在。我不是那么容易听懂你在说什么,但请记得,我的智力没问题,只是我需要一些时间与线索来理解,如果会错意,请你包涵。我有我擅长的能力,如果你正好需要这样的朋友帮你,那我可能就会是最好的帮手。请记得,亚斯伯格症仅仅是我的特质的一部分,并不等同于我这个人的全部。” 高功能自闭症与亚斯伯格症是什么?你是否能够很清楚地描述。你会说“我的孩子是自闭症”或“我的孩子有自闭症的困扰”?你的孩子会说“我是亚斯柏格症”或“我有亚斯伯格症”?你是否曾经留意自己怎么说这些话?你是否发现,不同的说法,对于说着与听者可能有着不同的想法与感受? “我的孩子有自闭症的困扰”,这句话或许告诉着我,自闭症仅是孩子的一部分,当然这部分对于孩子的成长有着非常关键性的影响,但是重点在于我想要告诉你的是”我的孩子有一部分仍然和一般孩子一样。”这里,所要强调的是,我的孩子仍然一样需要被注意、被肯定,当你指责他、抱怨他,他一样会有像一般孩子的感觉,只是如何表达这样的感觉,会是我们与星儿彼此需要努力的。 当你说“我的孩子是自闭症”,似乎不自觉地将自闭症整个套在孩子身上,而遗忘了他仍然是孩子的这一部分。这样的想法,很容易把我们所经验到问题,都归咎到孩子是自闭症这件事。”反正他是自闭症,怎么说也听不懂?” “教那么多遍还是不会,没办法他是自闭症啦!”等粗鲁的标签与刻板印象。 为什么在谈高功能自闭症与亚斯伯格症的自我概念与自我接纳会先谈论到这些想法?不要忘了,我们大人如何看待孩子,以什么态度解释孩子,常常也影响着星儿自己接下来如何看待自己。对于自闭症是如此,患有亚斯伯格症的孩子也是一样。 试着以星儿心智年龄能够理解、能够懂的话告诉他,“高功能自闭症是怎么一回事?” “亚斯伯格症是怎么一回事?”孩子有权利,也必需要能够清楚地了解自己的这些特质。无论这些是优势的,无论是待改善的。

关于自我概念的形成,你可以思考孩子,如何看待自己的外在、人际关系、自我兴趣与能力、与自我情绪管理等,加以排列组合而形成对自己“这个人”的概念,或者说,怎么看自己“这个人” “我是谁?”。或许,我们可以先引导星儿们从自己擅长的优势能力开始切入。 每个人多少都有自己相对优势的能力,当然星儿们也是如此。甚至于,一般人的刻板印象中,总认为我们的孩子一定有所谓的特殊能力。无论如何,先从看见孩子这些专注的兴趣,及投注许多心思的活动开始来让孩子了解自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专注也好,将注意力过度聚焦在特定的事物上也罢,在这之间,我们往往发现星儿们能够保有投入一件事,试着追根究底了解它是怎么一回事的特质。 许多一般的青少年,往往从自己的兴趣中,发现自己的特质,与对于日常事物的看法,进而如品茶一样,逐渐了解自己的味道,一种属于自己的自我概念,同时再慢慢接纳与接受这个味道。试着和星儿一起发现,自己是否在讯息万变、争奇斗艳的刺激中,总是能够找出燃起动力的兴趣,这也是星儿与其他的特殊学生相较,总是能够容易在特定的领域或兴趣发光、发亮。 让星儿看见自己的坚持。和孩子谈谈,许多他很坚持己见的部分,是否清楚方向,且前方虽然有许多的叉路或险阻,遇挫折自己还是知道如何往前去,这一部分很容易触及到高功能自闭症与亚斯伯格症青少年的情绪管理能力。一起与星儿看看是否自己经验一些困难或无法预期的事,自己就容易感到焦虑、歇斯底里、无法控制自己,甚至于做出一些脱序的举动。 关于星儿对于自我概念的组合元素,持续与孩子剖析或萃取自己的优、弱势特质,是一道自我接纳的课程。时常,周遭他人很容易形容星儿们不懂得察言观色,特别是对于身边的复杂人、事、物。但请再仔细观察,你将发现有部分星儿们往往在情境中,对于周遭事物能够冷静地观察,同时自得其乐。虽然,他们常在解读讯息上,与一般的你我是有着不同的步调与频道。但是,或许你可以静下心来了解一下星儿们所要传达的讯息会是什么。

关于星儿的人际关系,倒不希望听见“我是亚斯柏格症,我的人际关系就是不好,我就是不知道如何与人互动,我一定没有好朋友,反正没有人了解我,所以我干脆独来独往。”常提醒自己,不要让任何诊断变成紧箍咒般,牢牢地套在孩子对自我的概念上,而对于自我的改变与成长形成一道道自我堆叠的高墙。当然,我们大人在看待孩子也是一样,当你认为星儿们的人际就是没办法开发,这样的态度也就容易使孩子对自己产生相类似的联想。 接纳自己的限制,但不是就因此自怜自艾地不做任何改变。试着与孩子一起画出他与同侪、朋友的关系圈,如同年轮蛋糕一般,一圈一圈,一轮一轮,并仔细去品尝与这些朋友的亲密关系有多深,如同蜂蜜一般有多甜。你认识什么人,你的朋友会是谁?试着回味看看,这对于星儿的自我了解也是必要的一环。 “我很感谢孩子的自闭症特质,让我对于生命与世界有着不同的看法。或许过去的我总是认为每个孩子都应该有着一套相同的成长模式,因此,当孩子表现出与其他人的不同,初期会有着很长的一段时间,让自己无法释怀,为什么他会是这样?我总是在希望孩子能够变得跟其他人一样的期待与要求下,而不断与孩子冲突、拉扯。最后,我们都累了。但是,突然一想,我的孩子为什么一定要变成跟别人一样?在不影响别人的情况下,在不伤害自己的前提下,为什么孩子不能够做他自己?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我的心就开了,心就柔了,心也轻松了,看待孩子的角度也就变了。” 当我们希望星儿们能够自我接纳,请试着先从我们大人开始改变对星儿的态度做起。回到文章的最前面,请你再试着自问“我的孩子是自闭症”,还是“我的孩子有自闭症的困扰”?这没有标准答案,但是,请先让我们自我思考存在自闭症或亚斯伯格症这件事,对于孩子与自己的意义会是什么?当你张开双臂拥抱这已存在的事实,当你看见了这群星儿们有着自己的生命节奏,在生活中,弹奏出属于自己的起、承、转、合、春、夏、秋、冬,轻快地漫步。或许,我们的心,就能够感受到自闭与亚斯伯格所带来的暖暖的感觉。

《牵引》272期‧2011年12月

此文摘自星儿的世界:http://blog.sina.com.cn/s/blog_6ca9b6f301010xeo.html